突如其来的提拔与掌声,刘路在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,便遭到了一系列的质疑之声。

来源: 中国教育学堂   |  作者: 李天   |  发布时间: 2021-08-24

  这位来自中南大学的小伙,在22岁时,便解决了困扰数学界百年的难题——“西塔潘猜想”,从而享誉国际。

  为了更好地培养人才,中南大学破格让他直读博士,并送出100万元的奖金,供他无忧研究。

  但随后,中南大学将他聘任为学院正教授级研究员的举动,一石激起千层浪。

  有人认为他只是运气好,碰巧论证了一个冷门猜想,又有什么资格成为“教授人物”呢?

  本期子牙童趣学生观察就和大家一起了解,自称“学渣”,却解出世界难题的“奇人”——刘路。

  爱数学成痴,天生比别人“笨”?

  刘路1989年出生于大连一个知识分子家庭,他的父母都是理工科出身,所以他从小比同龄人更早一些接触到理工类的知识。

  也正是在这样一个家庭氛围的熏陶下,他从小就对理工类的知识感兴趣,并且很喜欢数学。

  加之刘路的父母并不会强加给孩子一些“兴趣学习”,也没有对他施以过高的“要求”,所以刘路小时候有着大量的时间去做自己感兴趣的事。

  他常常一个人在房间里琢磨一些简单的数学知识。

  上了初中后,刘路更加痴迷于数学。别的同学都在学习课本上的数学知识时,他就在看和数论有关的书。

  这些在同龄人看来就像天书似的内容却让刘路十分痴迷。初等数论中的整除理论、同余理论、连分数理论总会让他沉浸其中。

  说来也奇怪,如此喜爱数学的刘路并没有成绩突出。他的数学成绩很一般,其他科目的成绩更是“惨不忍睹”。

  有时候他考试的分数浮动也很大,甚至出现过不及格的情况。刘路的母亲为此很是心急,她曾向孩子的班主任了解过情况。

  而班主任告诉刘路的母亲,这个孩子在学校学习还是很努力认真的,但是成绩就是上不去,很多老师教授的解题思路和方法,他总是写不规范,以至于丢分不断。

  老师甚至还委婉地说过,也许刘路就是天生比其他孩子要笨一些。

  得到老师的回答,刘路的母亲十分伤心。

  但她并没有当面指责过自己的孩子,只是对他说,如果能够把心思放在学校的学习上,那就好好学习吧,因为马上就要考高中了。

  可能也是体会到了母亲的心情,在开学后的初三下学期,刘路开始认真学习,最终考入了当地的重点高中。

  上了高中以后,感觉似乎满足了一个阶段“把成绩提一提”的目标,刘路再次沉迷于数学题海中。

  他尝试阅读全英文数学书籍,并自学大学高等数学教材,也因为他常常能解开一些同学根本看不懂的题目,所以会时常受到周围的人的夸赞。

学渣一努力再成功,初初接触世界难题

  不过刘路对数学的专注,也为他带来过一些小麻烦。班主任讲课时曾发现他没有专心听讲,而是在低头看一本厚厚的书。

  就算后来知道这本书是大学的高等数学教材,班主任还是以学生上课不认真为由,让刘路在教室里罚站。

  高中前两年多的时间里,刘路的成绩简直和初中时候一样,可以说只能勉强保持班级中游名次。

  不过这并不是因为他对书本知识不感兴趣,而是他的解题步骤常常没有清晰的表达,总是能“莫名其妙”给出结果。

  对于这个问题,刘路的父母也和刘路做过沟通。他们仔细分析,告诉刘路高中数学阅卷是按照步骤给分的,即使填写的答案正确,没有步骤也不能获得高分。

  除了数学,其他学科的答题方式也最好按“流程”来,因为他目前的目标,就是考上一所好大学。

  好在刘路并没有想要放弃学业,他暂时将自己从对数学的痴迷中抽离出来,用了几个月的时间日夜不缀地复习。

  2008年,刘路最终以575分的成绩,考入了985高校——中南大学。

  大学考上了,而且考得还挺好,但在填报志愿时,刘路又和父母发生了分歧。

  他的父母希望孩子能够报自动化相关的专业,因为比较好就业;但是刘路只想报数学专业,坚持自己喜爱的学科。

  最后双方均作出了妥协,刘路进入了中南大学数学科学与技术学院学习。

  别人的大学生活多姿多彩,和他们一比,刘路的大学生活就显得有些单调乏味。

  他的室友曾说过,刘路平时很少打游戏,也不怎么和室友沟通,更多时候是在看书和学习专业知识,平时一有空就会往图书馆去。

  他如此积极主动地学习数学,但依旧存在和中学时代一样的“病症”——演算过程潦草混乱,以致于卷面分数并不高。

  大二时,刘路接触到了数理逻辑,还阅读了《计算机理论》《数理逻辑理论》等书籍。

  一个全新的领域让刘路为之沉迷。很快老师也注意到了这个略有不同的学生,并给了他很多指导和帮助。

  大三暑假期间,刘路开始自学数理逻辑中的反推数学。而在这个自学过程中,他接触到了“西塔潘猜想”,这可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。

22岁攻破百年难题,一举成为正教授级

  “西塔潘猜想”是英国数理逻辑学家西塔潘,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提出的,一个反推数学领域中,关于拉姆齐二染色定理证明强度的猜想。

  他在之前的学习中就已经接触过这方面的知识,但并没有像如今一样有着强烈的想要解出来的心。

  2010年10月的一天,刘路在看书时突然灵光一现,想到利用之前计算出来的一个方法,稍作修改后用于证明西塔潘猜想上。

  有了想法,他便很快开始行动。经过一个晚上的演算,他成功论证了“西塔潘的猜想。”

  对于这个结果他感到兴奋,并用两个月的时间,写下英文版的证明全过程。

  接着以“刘嘉忆”为笔名,将这份“完美论证”寄到了由美国芝加哥大学主办的《符号逻辑期刊》。

  一个月后,刘路收到了一份芝加哥大学教授汉斯杰弗德发来的邮件。

  在邮件中,汉斯杰弗德表示自己也曾是“西塔潘猜想”的求证者之一,但始终没有成功证明。

  他表示刘路的证明十分完美且具有意义,并对刘路的研究成果表示祝贺。

  此事一出,国内外的数学圈子都被震动了。谁也没想到这个百年来许多数学家都未能证明的猜想,竟然被中国一个22岁的年轻小伙解决了。

  一时间刘路声名大噪。2011年5月,北京大学、南京大学和浙江师范大学,在杭州联合举办逻辑学术会议,刘路现场报告了他对拉姆齐二染色定理证明论 强度的研究。

  2011年9月,他又获邀参加美国芝加哥大学数理逻辑学术会议,毫不怯场的他在会场上作了40分钟的报告。

  而在这场学术会议中,刘路是唯一一个亚洲高校的参与者。

  2012年,为了让刘路能够在该领域更好地学习与发展,中南大学给出了100万元奖金,支持他继续研究,同时也决定破格让刘路成为直博生。

  而他的导师,是获得过华罗庚数学奖的侯振挺教授。

  同年3月20日,中南大学宣布破格聘任刘路为中南大学正教授级研究员。

  鲜花与荣誉,年轻人才不值得?

  对于突如其来的提拔与掌声,刘路在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,便遭到了一系列的质疑之声。

  很多人认为中南大学简直在“开玩笑”、博眼球,刘路的猜想结果只来自于突然的福至心灵,运气成分大于实力,而且这个猜想也没有什么实际意义。

  20多岁的正教授,怎么看都像闹剧。对于这些不同的声音,刘路并没有做出丝毫回应。

  2014年,他的论文《避免计算——闭集上的所有成员》,在国际数学权威杂志《美国数学学会会刊》上发表。

  这篇论文主要将原来用于解决“西塔潘猜想”的方法,进行了推广并应用到其他实际问题中。

  这让曾经备受质疑“没有用”的理论,不击而破。这篇论文的发表比上一次论证西塔潘的猜想更为轰动。

  对于这时候的荣誉和赞美,刘路没有因此自傲,而是选择回归自己的学业,继续保持对数学的专注和热爱。

  有人说,倘若刘路不是“偶然间”论证了西塔潘猜想,也不会有今天的鲜花与掌声。

  可回看刘路的成长历程我们可以发现,他不喜欢墨守成规,也不在乎成绩的高低,他最喜欢做的只是去钻研他热爱的数学知识。

  与其说他“运气好”,不如说他是因为十几年的坚持与热爱成就了自己。

  你怎样看待这位“不一样”的正级教授?欢迎大家在评论区留言讨论。

  如果你喜欢我的文字,请关注我,为我点赞并转发,你们的每一份鼓励,都将是我不断前进的动力。

热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