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汉大学一博士后跳楼身亡,不要再用生命来为制度的畸形买单了

来源: 中国教育学堂   |  作者: 徐玉   |  发布时间: 2021-01-14

  “师姐从洗手间回来,告诉我又跳了一个,在实验大楼,听说是博士后,真的不愿意相信……

  如果是博士,那没什么好说的,博士后可是好不容易从博士这一地狱关卡出来的啊……

  武汉大学,一所美丽而且相对开放包容的高等院校,它很多方面的魅力都非常吸引全国各地的优秀学子。

  无论是美丽的校园、漂亮的樱花季,不仅吸引着武大学子,也圈粉了其他高校的学生。

  但是,这所美丽包容的大学传来一个令人悲痛的消息——

  1月5日,网传武大信息科学学部遥感工程学院gnss中心赵某组的博士后疑似因科研压力较大而跳楼身亡。

  事发地点是教学实验大楼,坠楼的地方是十五层的卫生间。

  这已经是近来武汉大学第二起学生自杀事件了!

  去年12月28日,武汉大学电信院一名大四本科生跳楼自杀,这桩坠楼事件后,十五楼以上的天台就封了,其他地方的窗户也都有围栏,只有卫生间有一扇通开的窗户,该博士后就是从此处坠亡。

  堂弟:30多年了,他没有做到与自己和解!

  “死者是我的堂哥,目前家里人已经处理完哥哥后事了。

  哥哥从小到大都很优秀,对自己要求很高,也一直是家里弟弟妹妹们的榜样。

  于哥哥而言,30多年,他没有做到与自己和解,不能接受不完美的自己和现实。最近几年哥哥心理状态确实不稳定,与他求全责备的性格息息相关。

  哥哥在笔记本上有写下简短的几句话来交代他的选择,与科研、导师、感情和待遇都无关。

  可能看了我的说明,依然有很多人不理解哥哥的选择,只想请大家尊重逝去的人,不要再做过多的议论了,谢谢大家。”

  真的很心痛啊,但是和命运的死磕没有尽头,我只能想着:

  马上就要过年了,亲人团聚、吃年夜饭、约朋友玩、屋里水蒸气的味道淡淡的……这些幸福明明已经近在咫尺,为什么要以这样的方式道别大家呢……

  武汉大学某研究生:搞科研不堪重负陷入死胡同再正常不过了!

  说白了,国内很多研究团队,搞得就是资本家那一套,尤其是理工科。

  学生不把导师叫导师,称作大老板、小老板,大老板拿项目分给小老板,小老板再分给手下的研究生,层级越高收益越高,普通学生就是最底层的科研民工,每天过着比996还狠的日子。

  打工人要是不想干了可以跳槽可以辞职,但一般的研究生既没勇气退学又没机会跳槽,要是退学就意味着学位没了,还会被周围人认为是读不下去的loser。

  跳槽又很难,再对接一个合适的科研组希望渺茫,而且其他导师会认为这个学生不好管,不愿意要。

  熬到博士毕业还没完,你会发现教职少得可怜,根本没位置给你,这种情况下只能先做个博后。

  如果运气不错,可以得到一个讲师或助理教授的职位,也别高兴太早,当今学术圈的潜规则就是只要不到副教授就不算混出头(有些学校甚至是正教授)。

  现在很多学校在搞“非升即走”,找六七个博士、博士后,给个讲师或助理教授职称,然后就让他们竞争,可能只有一个副教授职位,大家就可劲儿卷呗,你996我007,熬夜使劲造论文……

  很多人说大不了不干了,不还有博士学位吗?

  其实搞科研的人很容易钻牛角尖,科研就是他们生命的希望,科研不行整个世界都毁灭了。

  可能三十多了家庭还没着落,想想过去二十多年的苦读,再看看朋友圈那些本科学习不行的人现在年入几十万,想死的心真不是一点半点。

  要再碰上个不良老板,让你帮着接孩子买菜送饭叫爸爸,是个人都会崩溃,尤其是那些家庭条件一般,全家指望着你光宗耀祖的人,很容易被残酷的现实教训得严重怀疑人生。

  也有人建议他们出去走走,看看社会底层人民,或许会感受到自己的幸福,但说实在的,思想已经走入死胡同的人是很难喝得下去鸡汤的,甚至会成为毒药,底层人民很难成为他们拿来与自己比较的对象,更别说从中获得安慰了。

  很多时候让人窒息的并不是穷困潦倒的现状,而是心理预期与现状之间的巨大落差。

  一院士成,万骨枯。

  至少从目前来看,少数人的幸福就是建立在剥削他人奋斗创造价值的基础上的,真的很无力。

  最后还是建议各位想走科研道路的勇士们,记得给自己准备一个planB,人生本就是不确定的,也没有什么地位职称是必须要拿到的,不要用生命来为制度的畸形买单。

  我也是博士后,读博的那几年真的压力很大,但是当毕业答辩结束后,我感觉压在头顶的大石头终于消失不见了。

  虽然文章很少,踩着线毕业的,还是延毕,虽然没找到满意的教职,只能继续做博后,但我已经很满意了,能拿到博士学位对于普通的我来说很不容易了。

  记得博士毕业前夕,坐在旁边的师兄,连续通宵了几天之后,走路都晃晃悠悠的,还跟我说想从国重的楼顶跳下去。

  记得师妹跟我说,她认识好几个博士精神出了问题,要经常吃药。

  还记得跟一个师弟聊天,不小心就聊了很多论文相关的事情,他说我们是不是有病啊,张口闭口就是文章。

  我体验到的是,每个人都自顾不暇,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关心别人。

  我曾经想过,如果我变得强大了,一定要去帮助身边的人。

  可是我对强大的定义也还是发很多文章,帮助别人也是帮别人发文章,好像真是有病。

  我希望在读的师弟师妹们,你们要是觉得压力大到喘不过气来的时候,一定要放开自己找人倾诉一下,任何愿意听的人都可以。

  另外培养个爱好吧,多尝试不同的可能性,不要把自己放在单一的评价体系中。

  众生皆苦,唯有学会苦中作乐。

热点阅读